如果你是一枝筆–學習疼惜自己

by 心玩頁

回國後的隔年,正式踏入行動心理師的領域,生活只能用奔波二個字形容,但也滿足我在陽光下奔跑的期待。時常是點與點之間的移動,運氣好的話可能是在同一個縣市,運氣更好時會需要搭高鐵或台鐵進行跨縣市的移動。

我通常習慣在週日進行下週工作的規劃與安排,除了進行接案前的準備外,也會思考在點與點之間,我要在哪停歇。因為有些點與點之間的距離至少要有30分鐘或以上的車程,因此我會預留一小時做為通勤和寫紀錄的時間。但現在受到疫情的影響,之前常去的便利商店、公園或是圖書館都不方便入內停留。折返住家和工作地點則是現在經常發生的情況。

在英國受訓時,相當重視個案藝術的創作歷程勝過作品的呈現。除了觀察個案使用和操作媒材的方法外,我們也會觀察個案在治療室內移動的足跡。有些個案可能會不斷的站起來去拿媒材,有些個案可能會坐在位置上沒有任何移動,也有些個案因無法承載情緒的重量而跑出治療室外再也沒有回來。想像這些個案的頭頂就是筆尖,而治療室的天花板即是畫紙,他們的移動皆在畫紙上留下點、線、圖形或是複雜的圖案。

我想邀請你與我一起想像,如果你是一枝筆,會是怎麼樣的筆呢?因工作和家庭兩頭燒到已經缺水,而畫不太出顏色的彩色筆呢?還是那個24小時都要關在家,對面家人和小孩到已經筆毛都開花分岔的水彩筆呢?還是因工作減少,而可以享受獨處和耍廢時光的色鉛筆呢?唯有你可以定義你自己,無論你是哪一種筆,溫柔的去觀察和覺察現在自己的狀態,不帶評價或批評。如果你是缺水的彩色筆,請試著學習疼惜自己,並感謝自己為他人的付出。也試著去找出自己的需求,並進行適度的自我照顧。

 昨天工作結束後,我抬頭看著天空,觀察自己的足跡。從住家出發,繞路去我最愛的麵包店,隨後去工作的地點,接完案後當然是回家。點與點之間的連結會形成線條。從點出發,經過不同的點所構成的線條,最後再回到起點,就會形成圖形。三角形是我昨天的足跡圖,這三角形看起來也像在天空中飛翔的風箏,感謝COVID-19讓我在疫情期間能夠有空閒和自由去創作、獨處和學習。

 

【延伸閱讀】

親手畫圖、電腦繪圖、AI繪圖,療效一樣嗎?

你真的不夠好嗎?– 談童年的毒性羞辱

 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