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:

創傷療癒

每個人在成長過程中,或多或少都曾經歷不同類型或嚴重程度的創傷。有些創傷是相當清楚能被辨識,例如經歷車禍或親友過世。有些創傷則是難以被辨識和承認,例如遭受父母親的不當對待或是語言批評等。長大後,深受身心症狀困擾,並時常責怪自己有問題。但其實有可能是創傷反應在作祟。透過文章,幫助你認識和瞭解創傷,走上復原之路。

剛接完電話的小美對同事說:「剛剛那個客戶真的是好難搞喔~!我現在突然好想喝珍珠奶茶配吃鹹酥雞。我們等等來訂飲料好不好?我覺得上次我們訂的那間滿好喝。」同事小明說:「啊你不是才剛吃飽而已~!」這樣的對話情節,你有沒有很熟悉?好像,今天也有發生。

人類的飢餓感,分為生理性和情緒性。

到底要如何區辨是身體真的覺得餓,還是情緒也就是你的心理覺得餓呢?我提供以下方法給你參考。

1.對餓的感覺:

(1)情緒性飢餓感是突如其來。明明剛吃飽,或是明明剛才就不覺得餓。瞬間,就覺得超餓。但,這樣的飢餓感,大約30分鐘後會消失。

(2)生理性飢餓感是逐漸感覺到餓。剛開始會感覺有一點點餓,但不會馬上想要吃東西,能夠忍耐。飢餓感隨時間拉長而增強。到很餓時,肚子會發出「咕嚕」的叫聲。這時,你才會去吃東西。

2.對食物的渴望:

(1)當情緒感到飢餓時,你會特別想吃特定食物,例如:珍珠奶茶或是鹹酥雞等。通常都是三高類的食物,高油(油炸或高油脂類的食物,如鹹酥雞等)、高糖(含糖飲料或點心,如珍珠奶茶等)、高熱量(如披薩或奶油蛋糕等)。

(2)當身體感到飢餓時,你不會想要吃特定食物,而且在選擇食物時,能夠選擇對身體較為健康的食物。

3.對飽足感的反應:

  (1)當情緒感到飢餓時,你怎麼吃,都覺得吃不飽。明明吃很多,還是感覺餓。

  (2)當身體感到飢餓時,在吃完足夠的份量後,你會覺得飽或撐。

4.吃完後的情緒反應:

(1)情緒性飢餓感,在你吃完三高類的食物後,你的心理會產生羞愧和罪惡感等後悔的感覺。你可能會說:「我剛剛不應該吃那麼多的!」或是「我真的好討厭我自己,都沒有辦法控制自己。」

 (2)生理性飢餓感,在吃飽後,你會感覺放鬆和舒服,然後想睡覺。

情緒和食物之間有美好的連結

我們剛出生的時候,是被媽媽抱著餵奶。因此我們對食物的經驗,不僅僅只是滿足生理需求。在潛意識中,還帶著被安撫和感覺到安全的正向情緒經驗。因此,食物就成了我們的安撫小毯毯,即是所謂的安慰食物(comfort food)。

情緒性飢餓感其實是壓力和孤獨感在呼救

我們會產生情緒性飢餓感,其實是因為面臨壓力或正在經歷孤獨感。遭遇分手、家人生病、轉換新的工作環境、搬新家、結婚、家中有新生兒、工作上有新任務、遠離熟悉的生活環境等,都是屬於壓力事件。這些壓力事件可能會產生焦慮、煩躁、擔心、不安、害怕、緊張等情緒。

用「吃」來做為因應策略,對身心皆有負面的影響

如果當情緒性飢餓感產生時,你未能即時分辨,並立即用食物滿足自己。之後,你有可能發展出,用「吃」來隔離情緒和抒發壓力的因應策略。無論是對身或是心,皆有負面的影響。對身體的負面影響,大家可想而知,容易產生心血管疾病,有更高的致癌風險或死亡率。對心理的負面影響,因暴食而帶來的肥胖,開始討厭自己,更討厭自己的身體。無法控制自己,所帶來的無助和無力感,進而衍生憂鬱等問題。

你要的不是吃,而是好好面對自己和壓力

對付情緒性飢餓感的方法。首先,先學會辨識它。在餓的感覺來時,先別急著吃。請用我上述教的方法,去區辨是身體還是心理在餓。第二,如果發現是情緒性飢餓,先忍著別吃。30分鐘過後,餓的感覺會消失。同時,好好感受並問問自己:「我現在的情緒是?焦慮?擔心?害怕?不怕?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讓我不開心?讓我覺得有壓力呢?讓我覺得好孤單?」最後,好好的去面對和處理自己的情緒與壓力,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。

你身邊的人正在喝珍珠奶茶配吃鹹酥雞嗎?也許他/她就是需要看這篇文章的那個人。

0 留言
0 FacebookTwitterPinterestEmail

以前在唸書的時候,有堂實習課。老師會「發」給每位學生,一人一小塊農地,農地就在系館隔壁的山坡上。實習課的第一堂,老師發鋤頭。讓我們去整地,是真的拿鋤頭去翻土的那種,很硬的一堂課。翻好土,就是播種,我拿到的是空心菜種子。期末成績,老師會來你的田「參觀」,看你有沒有好好澆水,除雜草。

我那時候總是不懂,那些雜草到底打哪來的?我明明就沒有種雜草……..

老師說:「可能是你那包種子裡有雜草的種子,但你不知道,就連同雜草的種子一起種到土裡。或是,種子很輕,可能是經由風吹,吹到你的田裡。也有可能是,種子沾附在貓或狗的身上,然後這些貓狗跑到你的田玩,那些種子就落在你的田上。」

如果我們把腦袋比喻成土地,而腦海裡的想法比喻成植物。

來~我們現在一起站在你的土地旁,看看你的這塊土地上有什麼。「哇~你這塊土地上,有各式各樣美麗茂盛的花和草,旁邊還有幾棵大樹,樹上還結了些成熟的果實。唉啊!你有注意到嗎?有很像藤蔓類的植物,正攀爬在有些草和樹上面,它們看起來好像快枯萎了」。我想,你現在也許會大吃一驚:「啊是什麼時候?我幫自己種下那藤蔓類的植物?」

你有想過,你的想法到底是打哪來的嗎?

在我們一出生時,就只是一塊空無一物的土地。在長大的過程中,許多人會來到我們的土地上,在我們不知道的狀況下,悄悄的播下種子。他們可能是我們的爸爸媽媽、家中的長輩、學校的老師、隔壁鄰居的叔叔阿姨、早餐店的老闆、路上的陌生人、電視劇裡的演員。他們所說過的話和反應,在無意間,被我們的潛意識給吸收。

無意間被種下的種子,就開始在你這塊土地上,慢慢的成長茁壯。

老師在聯絡簿上寫下「勤能補拙」,小美很高興。覺得被老師稱讚,覺得自己很勤勞是很棒的。「勤能補拙」這顆種子,就已種下在小美的土地上。在小美的潛意識裡,相信自己必須夠努力和勤勞,才有可能成功。你也許會覺得:「聽起來很正向!沒有什麼問題。」但在這句成語裡,小美也同時相信,自己是「拙」也就是笨的。

當遇挫折時,小美就會對自己說:「對啊~我就是這麼笨!」形成一種自我應驗。

因為相信自己是笨的,羞愧感的種子也同時在小美心中,發芽茁壯。會很努力的想要嘗試做好美每件事,但得到的結果總是不如預期,總是往「我就是這麼笨!」去驗證。羞愧感又會再度出現,為消滅這難受的感覺,又再度努力不懈。可想而知,結果還是一樣,沒有什麼出乎意料外的不同。

要改變樹上的果實,必須先從改變種子開始。

我們的想法產生感受,感受產生行動(反應),行動(反應)產生結果。小美的想法是「勤能補拙」,產生的感受是羞愧感。羞愧感促使小美變得不相信自己做得到、做得好,同時又相當勤奮和努力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產生的結果是不斷遭遇挫折和失敗。如果我們想要改變樹上的果實(結果),就必須先改變種下去的種子(想法)。

幸運的是,人類的大腦不管到幾歲,都還是有改變的可能。

現在我們搞懂了這個套路。更要瞭解的是,人類的大腦神經迴路是可以被改變的。你也許會問:「那我現在該怎麼辦?怎麼改變?我不知道我的土地上哪些是好的植物?該留下。哪些是有害的雜草?要除掉。而且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除掉它們!我不知道要怎麼做?」

有意識的去觀察和感受每一個想法。

人類每天都有數不清的想法,在腦海中閃現或是飄來飄去。就像看畫一般,請帶著覺知和意識,去觀察每一個想法。當想法出現時,同時也用身體去感受。會長出雜草的種子(想法),通常都帶著負向的情緒感受,如羞愧感和罪惡感,會讓你感覺「我是不好的。」。這時,就該要除草啦!

當有毒的想法出現時,感謝之後讓它離開。

當有毒害的想法出現時,先穩住自己的情緒,不要被它拉著跑。在還沒有能力看清它是怎麼長出來前,你可以摸著自己的心,對它說:「謝謝你曾經給我的幫助。現在,我不需要你。我會用愛我自己的想法,來滋養我自己。」這不是邪教的儀式,而是學習改變內在自言(自己對自己說的話)。

再回到我那堂實習課,我都有很認真的澆水和除雜草。期末老師打完分數後,我就帶著滿心期待的收割,和同學們在宿舍煮火鍋。煮火鍋的菜,當然就是我用心努力栽種的空心菜~

【延伸閱讀】

你真的不夠好嗎?–談童年的毒性羞辱

被迫長大的小孩—談親職化現象

0 留言
0 FacebookTwitterPinterestEmail

被忽略的障礙

我以前曾在大學的資源教室,就是專門服務身心障礙學生的地方工作一年。曾經出現在教科書上的人們,真實的出現在我面前與我互動。當我們講到身心障礙,不確定你是不是和我過去一樣?腦海中浮現大多是視覺或肢體障礙,明顯可用肉眼辨識出障礙類別。有些學生是外表看起來和其他人無太大差別,但一開口你可能會發現他「不太一樣」,像是亞斯伯格症或是妥瑞氏症。還有一類的學生,真的要請他好好介紹,才能夠清楚明白知道他的困難或是說障礙,例如罕見疾病或是情緒障礙。我曾經做過一件蠢事,請患有罕見疾病的學生幫忙搬東西,我走的又急又快,壓根忘了他只有左肺。他突然喊我:「老師,我要停下來休息一下!」,突然驚覺他的困難(障礙)被我忽視了!滿心愧疚的向學生道歉。同時心裡浮現的滿滿心疼,那情緒障礙的學生們,他們的困難(障礙)也能夠被清楚的看見或瞭解嗎?

看不見的心理創傷

身體受傷時,會有瘀青、傷口或是傷疤。提醒自己或是大家,自己真的有遭受到傷害是真實存在。心理的傷害,有時會有清楚的軌跡可循,有時則是模模糊糊的經歷。曾經有出過重大車禍的人,我相信你們會有相同的經驗。對於要再騎車出門可能會感覺到焦慮緊張,車子突然衝出來的畫面不斷閃現在腦海中。手心開始不斷的冒汗,胃開始緊縮讓你不斷的打嗝。因為要上班只好勉強自己上車出門,試著把速度放慢但同時過度警覺的張望。在經過當時車禍的路口時,突然開始覺得吸不到氣,身體再次經歷當時車禍的現場!這時好友的一通電話,把你拉回到現實。頓時間發現,你人安然無恙,車禍其實是上個月的事情。偶爾晚上睡覺時,車子向你衝來的畫面把你驚醒。滿身是汗的驚嚇,對於再回去睡覺感到害怕。像是沒完沒了的芭樂劇,不斷的播放沒有完結篇。直到某一天,再次經過那個路口,想的都是下班後要和朋友聚餐,才意識到原來創傷已經過去。有明顯的創傷事件,知道自己為何受傷受苦。

還有一種,在工作表現方面相當優秀,對自我要求極高可以說是嚴苛的程度。雖然因過度努力而表現亮眼,主管和同事們都讚譽有加。不過嚴厲的批判性格,使大家也敬而遠之。外表看起來光鮮亮麗,內心大多數的時間都在擔心。恐懼著哪一天會被別人發現,其實自己只是虛有其表。躲得遠遠的,是為避免被拆下華麗的面具。卸下面具後,才是真實醜陋的自己在呼吸。被困在孤單寂寞的牢受苦,渴望在一個群體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。批判的聲音就像擾人的蚊子,時不時的在耳邊嗡嗡作響。在被叮完後,那一整天都在為癢處苦惱,不得安寧。說實話,其實生活也沒有發生什麼大事。偶爾一個人獨自坐在廚房的椅子上,淡淡的哀傷與哀愁湧上,開始流淚哭泣。對於生活中的其他面向,沒有太大的感覺或是說根本就感覺不到。日子裡忙的都是照顧別人,總把自己擺在最不重要的位置上。像蠟燭般的不斷燃燒自我,也用盡方法的苦毒自己。這是典型有童年創傷或複雜性創傷的人常有的行為表現,你看不出來,連他們也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了!

被誤解的心理創傷

我們有句話說的真好「眼見為憑」,看得見的東西才會被相信。身體受傷,受傷的過程和傷口都是看得見,可以得到醫師的驗證和治療。心理受傷,很難被看見或瞭解,因為有時候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原來曾遭受過傷害。把自己關機是面對傷害的方法,再將這個記憶檔案丟到隱藏的資料夾,希望自己能夠忘得一乾二淨。事過境遷,生活卻變得比一團打結的毛線還亂。時常因為一些事情情緒起伏過大,而惹的身旁的親友不開心。常常把時間搞混,記不住重要的事情,慌慌張張匆匆忙忙成日常。有時會因為憂鬱的來訪,自行斷絕與外界的聯繫躺在床上一整天。表面看起來像是個人的問題行為,但其實說不出口的症狀就是創傷後反應。創傷後反應常披著問題行為的外衣出現,「是個性的問題」背起莫須有的罪名。原先應是受害者的角色,卻成為一切的原罪。如果你不是有心人,如同偵探般的去深入瞭解。你看到的就只是你眼睛看到的,而不是你心所看見的。

心理創傷需要被承認和看見

她家的經濟狀況其實滿好的算是小康,衣食無缺外還能額外學習才藝。爸媽工作和收入穩定,在公司裡也都擔任主管級的職務。下班後,爸媽也很願意花時間陪伴她寫作業和學習才藝,成績表現是父母對她唯一的要求。偶爾因為某些原因表現失常,爸爸會用極為羞辱的話責罵她,但她從來沒有被打過。只要她成績好,她要什麼有什麼。可以是昂貴的玩具或是手機,有時候也會得到高額的現金做為獎勵品。只要她表現不好,那個月就會很慘,零用錢通通沒收。在家中,很少事情需要她自己做。同學們放學都要自己洗餐盒,但她的都是媽媽在洗。她有試著想要自己做點事情,不過爸媽總是會嫌棄她做不好。乾脆所有大小事情都幫她完成,她也深信著是自己能力不好做不到。爸媽也很少讓她出去和其他同學們玩,總是告訴她外面的世界很險惡,家人才是對她最好且能夠保護和陪伴她一輩子。

父母親的婚姻狀況其實不太好,在晚上睡覺後總是可以聽見他們在客廳大吵大罵。有時候她會被掃到颱風尾,受到牽怒而被莫名的辱罵。有時候她又必須成為父母之調節劑,聽雙方抱怨著對方的不是或是當傳話筒。在諮商中談起這些過往,她總是會對自己說:「我覺得我爸爸媽媽對我很好,我要什麼有什麼,爸爸媽媽也從來沒有打過我。」有次再度談到過往,雖然仍是笑笑的,但她眼眶有淚。我問她:「你有沒有注意到其實你在流淚?」她才說出,長期以來心中的羞愧感不斷的侵蝕著她。辱罵和批評的聲音在腦海中不斷播放,怎麼關都關不掉。

雖然她沒有遭受到任何肢體暴力,但長期遭受精神和言語暴力也可能會造成身心受創,也就是所謂的複雜性創傷壓力症候群。

【延伸閱讀】

你真的不夠好嗎?–談童年的毒性羞辱

被迫長大的小孩—談親職化現象

0 留言
0 FacebookTwitterPinterestEmail

令人無法理解,莫名枯死的植物。那天心血來潮去爬山,滿心期待看到綠意盎然的植物。踏上登山步道後,不同層次的綠,在我眼前展開。再搭配上背景的藍天白雲,一幅充滿生命力的畫,就此構成。原以為,整條步道都會維持如此這般景色。一轉彎,枯黃的咖啡色佔據整個畫面。死法很詭異,倆棵緊鄰的樹,一棵充滿生機活力,另一棵乾燥枯萎。四月份的天氣,雖有高溫,但不致於熱死。前幾天的大雨,使水量充足。再仔仔細細察看屍體,沒有蟲害或是病斑的跡象。仔細想,也覺得不對勁。如果是上述因素所造成的死因,那會死整片,而不會獨活。帶著滿腦子的問號,繼續前行。

比連續劇還精彩的戲,天天在家中上演。她習以為常,放學下課回到家。看到的畫面總是,爭吵、喝酒和摔東西。同學們總吵著說要去她家玩,終於帶同學回家。還沒到門口,同學就已經被吵鬧聲嚇跑。他們什麼都可以吵,最常吵的還是錢的事。爸爸是個「吃軟飯」的男人,家中經濟由媽媽獨撐。媽媽看不慣時,會唸個幾句。爸爸為了維護男性尊嚴,會回嘴還會動手。媽媽也不是省油的燈,手邊拿得到的東西,就往爸爸扔或地上砸。她坐在那看電視,東西就跟卡通演得一樣,在空中飛來飛去。有時,她會被掃到颱風尾,「順便」被打個二下或是被辱罵幾句。「生你有什麼用啊!」,這句話是爸爸的經典台詞,她一天可以聽到好幾次。

原來,這是自己長大孩子的日常。忘了從國小幾年級開始,她就是一位鑰匙兒童。媽媽在向爸爸提告家暴後,倆人順利離婚。離婚後,媽媽的工作有一搭沒一搭。精神狀況也不太穩定,時而昏睡時而清醒。清醒時,會唸她個幾句:「要不是因為你,我也不會搞成這樣子。」她懂得自己起床打理好自己,有時會順帶打理一下媽媽,然後再出門上學。媽媽有時會「記得」留錢,在電視機的櫃子上,讓她可以買東西吃。沒錢的時候,她會去廚房挖出可以吃的食物,來填飽肚子。偶爾,餐桌上會出現媽媽煮好的飯菜,但她不愛吃冷掉的食物。拿了錢,走到巷口,買最愛的燒烤和鹽酥雞,當晚餐。聯絡簿,她在睡前會記得拿媽媽放在抽屜的印章,自己蓋。

意外,總在意想不到的時刻發生。她總是自己上下學,無聊的她會在文具店或公園逗留。那天放學,有個叔叔帶她去公園「那個」,還給了她一佰元。那天她比平時更晚回家,但沒有人發現。回到家時,家中空盪盪的,媽媽還沒回來。她有在想,要不要把公園叔叔的事跟媽媽說。她想不出來,有什麼時間媽媽會好好聽她說話。腦海中也同時出現,她因為亂拿別人的錢被媽媽破口大罵的畫面。「反正也沒有人會知道,而且我還拿了叔叔的錢」,她是這樣想的。她覺得叔叔對她很好,誇她漂亮又可愛。「那個」完之後,還有錢可以拿。這是她出生至今,第一次有人這樣誇獎和喜歡她。之後經過公園時,她會特地去「那個」地方看看。也許還會再遇到叔叔,她是如此期待著。奇怪的是,叔叔再也沒有出現。

原來無法言說的行為,是尚未被命名的「症狀」。上了國中之後,她和女同學們處不來,常起口角。她覺得,女同學們是羨慕她和男生們很好。這倒是真的,每個男同學都像她男朋友。她在學校的成績平平,請假的理由千奇百怪。有次,她在學校,因為過度換氣心跳太快,下午就請假回家。還有一次,上課看影片談到家庭。同學們在搞笑,她突然暴氣摔門。有時,她上午精力充沛,下午像洩了氣的氣球。有時,行為舉止可以「正常」個好幾天。幾天後,手臂內側滿是刀痕。學校的抽屜和櫃子,被垃圾塞的亂七八糟。她自己倒是打扮的乾乾淨淨,整整齊齊的。學校的輔導老師知道,家庭環境對她的影響很大。不過,時常還是摸不著頭緒,被她搞的火冒三丈。其實,連她自己,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。

在「毒害」下長大的孩子,就如同枯萎的植物。許多孩子或成人,正在或曾經經歷與「她」相同的遭遇。他/她們可能會以為,大家都曾經歷過,所以這沒什麼。或是因經歷所帶來的羞愧感,只好帶著華麗面具,演著美好人生。創傷所帶來的毒是羞愧感,在無聲的狀況下,侵蝕著身、心、靈。「這是我應得的」信念,使他們繼續受苦。「不值得擁有更美好的人事物」,使他們無法逃脫。更糟的是,那僅存的「自我」,也會不斷批判,毒害自己。理想與現實的自我,無法相遇融為一體。最終,珍貴的自我,一點一滴的被燃燒殆盡。「她」存在嗎?不存在,那是我集結文獻資料和實務工作經驗編撰出來的。「她」存在嗎?存在,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曾經歷她的經歷,都有她的影子。他們還好嗎?他們在你我的身邊,努力的生存著。他們是「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」。

下山的時候,看見一位伯伯在砍樹,砍的盡是枯死樹木旁綠意盎然的樹。我帶著不解上前詢問,原來伯伯砍的是綠癌植物−銀合歡。銀合歡會分泌含羞草素,抑制其他植物的生長。除非銀合歡被砍除,否則其他植物幾乎無法再生長。你的身邊也有銀合歡嗎?

註:鑰匙兒童指常常一個人回家或在家,缺乏家長監督的兒童。

 

【延伸閱讀】
 
0 留言
0 FacebookTwitterPinterestEmail